纪筱

尤长靖唯粉。
all出all叶allu。雷其他。

追尾式爱情[奶尤农汤]2

    ‘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好管,但是,陈立农那孩子对你不错,你们……‘
    农靖大概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叹息道:’那你去吧。‘
    尤长靖在得到了允许之后依旧不太开心,他不住的想,陈立农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样?会不会特别难受?
他觉得自己现在满脑子都是陈立农,在想他在他走之后会不会按时起床?会不会好好吃早饭?会不会好好照顾自己?会不会再找新的男朋友?一想到陈立农跟别人亲密的样子,尤长靖就很难受。
他又回到了公司,清凉的晚风没有让他的心更加平静,反而好像还起到了反效果。
他来到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外,靠着墙想了很久,还是进了办公室。
    ’农经理,机票是下星期的对吧。’尤长靖问道,说是问,但却用着的是肯定的语气。
   ‘是,长靖你要干嘛?’农靖说到。
 ’我想明天就走。‘尤长靖吸了口气,认真到。
    ’你想好了吗?‘农靖再次确定。
    ’我想好了,明天晚上就走。‘尤长靖坚决的说到。
    ’好吧,我觉得我也阻挡不了你。‘农靖又叹了口气。“我帮你改吧。’
    很快,也到了第二天。
    他定的是晚上11点的票,行李昨天就清理好了,今天早上,尤长靖坐在床上,一个一个的删除着自己的社交账号,又注册了许多新的。
    很快,就已经晚上10点了,尤长靖在候车的地方坐着。
    陈立农不知道尤长靖要走了,而且从陈立农的学校到这里要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路程,就算陈立农知道了也肯定赶不到了,是啊,我在想什么呢,尤长靖自嘲般的笑了笑。
    直到上飞机的前15分钟。
    是陈立农的电话,尤长靖知道,因为他给他设置了特殊的铃声。
    “尤长靖!你为什么要去LA!不是说好要陪我一起的吗?你难道都忘了吗?”尤长靖知道陈立农肯定不好受,自己男朋友要坐飞机去LA还一去就是几年自己既然是最后知道消息而且还是被别人告诉的。
    尤长靖擦干了眼泪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不是哭腔,他觉得他好像用尽了他对陈立农的最后一丝冷酷:“因为……我不爱你了。”
    尤长靖说完,就挂掉了电话,它怕被陈立农听出自己不舍他,它怕被陈立农听出来他在哭。
    刚挂电话,他的眼泪就一股脑倾泻而出,他就是在哪个时候遇到的林彦俊。
    “你没事吧?”林彦俊说到,说着,递给了尤长靖一张纸巾。
    林彦俊平时不是这么多管闲事的人,但是他觉得他会想帮助这个人。
    “谢谢你……你好,我叫尤长靖。”尤长靖接过了纸巾,道谢道。
    “不用谢。”说着,林彦俊露出来他难得一见的酒窝微笑。
    “你是11点去LA吗?”尤长靖擦完眼泪后就看到了林彦俊手上对他来说熟悉的机票。
    “嗯,你也是吗?”林彦俊惊奇道。
    “嗯。”尤长靖笑道。
ps:我觉得我应该不会写长得俊,应该是长得俊友情向。
深夜激情发文
周更选手变日更选手。
依旧哭求扩列躺列选手请找我聊天
排班这样可以吗?

评论(2)

热度(6)